笔趣阁 > 逐仙,把我还给我 > 410回收缴武器

410回收缴武器

?热门推荐:
????“冰魄没了,你怎么办?”蒋绍丞问。

????他实在对张蕊有些担忧,毕竟八种属性的灵气若果真失衡,首当其冲的就是张蕊她自己。

????张蕊耸肩,“冰魄没了再找就是了,反正我的问题不是一颗冰魄能够解决。还不如将它用在更加着急需要的地方。”

????“那,我去下面看看,你注意安全。”蒋绍丞只是为张蕊感觉有些心疼罢了,并没有浪费她心血的意思。

????冰瀑下的水流停滞,下面有什么,便可探索一番。说不得,有什么出路呢?

????蒋绍丞腾身而起,仿若一片没有重量的云絮,顺着冰瀑缓缓下沉探查而去。

????深坑的左边有一处不起眼的洼地,张蕊将眼神调转过去,淡淡开口“出来吧!”

????她的神念强大,早看到了张家老祖。

????他的隐匿法子很好,若不是他身上的血引铃,张蕊还真没办法发现他。

????“呵,你还真是大方!”一个声音突兀出现。

????张家老祖刚甩开铠甲冰人怪大军的追击,隐匿着气息摸过来,瞒过了刚进阶的金丹大修士,没想到会被张蕊发现。

????“你是怎么发现的?”他阴鸷的看着张蕊。

????张蕊并不回答他,让她说什么好?是说他手里的血引铃,还是说他的气息自己在张舒雅偷袭自己后见过?

????她转眼看向冰瀑,思忖,蒋绍丞该不会是看到了张家老祖手里的血引铃以为他是来寻自己的亲人,故而避开的吧。

????“你之前用的可是冰魄?你可知它的宝贵?”张家老祖一副被不懂事后辈浪费了自家好东西的样子,万分惋惜。

????冰魄已经被张蕊用在前面冻成冰瀑的暗洞,那玩意儿是没办法再取出来了。

????张蕊嘴角弯弯笑的温柔,眼中却没有半丝温度。

????“阁下有何高见?”

????若非是他,张舒洁这个和她有些渊源的人也不会以那样的姿态赴死。

????“你作为我张家子孙,拥有的东西自然都是我张家的。如今冰属性宝物就被你这般浪费,真是……岂有此理。”张家老祖瞪着冰瀑,仿佛这样就能把张蕊弄进去的冰魄瞪回来似得。

????张蕊冷哼,“如果作为你张家人,得到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你张家的共有物,连生命都是的话,这样的张家人谁稀罕谁去当吧。”

????她对这个所谓的自家老祖是有怨愤的,做什么弄出一堆家族诅咒来坑害人?

????看着自己子孙成仇莫非很好玩儿?

????张蕊两辈子都没有在张家长大,根本没什么家族的概念,也没有那般无私的圣母情节。

????谁对她好,她加倍好回去罢了。

????若将她当傻子,那就想歪了。

????“你……”

????张家老祖大约没想到张蕊会是这样的反应,在他看来孝敬祖宗,理法纲常。

????他却没想到会有张蕊这么个离经叛道的子孙。

????让她老子放血炼制血引铃他都应,这不孝女竟然是一副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的作态,简直是张家的耻辱。

????怪不得他那帮没用的子孙捯饬了半天都没办法把这死丫头抓回来。

????“原本还想着将你活着带回去,如今看来你根本没将自己当做张家人,那便怪不的我了。”张家老祖道。

????话毕,他竟突兀的从冰瀑那边射出一根手腕粗的蛛丝,整个人便如同荡秋千那般往张蕊的方向越来。

????张蕊下意识后退,以防他对自己出手。

????张家老祖森森看了一眼,见张蕊躲的迅速,倒也没继续追击。借力越过张蕊所在后,手中蛛丝继续朝远方射去,身形便又往另外一个方向飞。

????原来,他是凭着这样法宝在冰人怪大军中杀出一道血路,跑了出来。

????此时,铠甲冰人怪大军已经追来。

????他原本想将张蕊抓走,但她防备的动作很快,让他没了机会。

????他想着必须给张蕊一个教训,以后才好拿捏。于是直接将冰人怪往她身边引,待张蕊被冰人怪弄的差不多,那他再出手渔翁得利,不怕她不答应献血。

????张家老祖如是打算,但他根本没想过张蕊有了被张舒雅偷袭张舒洁赴死的事情后,根本绝了与张家和解的心。而且冰瀑下还有一个正在探查出路的金丹大修士在。

????张蕊被涌来的冰人怪包围。铠甲冰人怪攻击力大的出奇,手中的弯刀、长枪等武器闪烁着冰寒之光,若不小心被击穿,定然是一个透明窟窿。

????张蕊知道冰人怪的特性,根本没有拿出亦心琴来硬碰硬。反倒是如之前蒋绍丞所做的那般,抢夺冰人怪的武器。

????只见她身形如鬼魅一般,在冰人怪中来回穿梭。利用冰人怪攻击自己的特性,让它们彼此牵制,然后出手如电将它们的武器抢夺。

????第一件冰寒的长枪入手,张蕊便心头一喜。八宝试炼塔中所缺少的冰灵气终有了着落。这冰人怪手中的武器,简直就是浓缩的冰灵气啊!

????有了这番意外之喜,张蕊更是在张家老祖看怪物似得眼神下主动扑向铠甲大军。

????“乒乒乓乓”的交战声响,继而是一片失去了武器的茫然冰人怪忧伤的互相对视。

????昆仑冰原外主持阵法的修士扛着阵旗傻眼了,里面那是什么怪物,说好的对战呢!没见大杀四方的搅局人都只能仓皇逃命?她、她、她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现在他们所控制的冰人怪武器都丢了,那怎么动手?也要学张蕊去抢夺其他没有意识冰人怪的武器吗?

????于是冰瀑暗洞处的铠甲冰人怪乱套了,手中有武器的继续朝着张蕊追砍,然后被张蕊巧妙的躲过、夺取。另外一小片冰人怪,则是伸手想要从同伴的手中抢夺武器,用以追击张蕊。

????抱着阵旗的甲修士“哎,你什么情况,怎么抢老子的武器!”

????抱着阵旗满脸通红的乙修士“对不住,我抢错了。”

????抱着阵旗的丙修士“你抢我的东西,是想要和我作对?”

????乙修士把阵旗一放,哭了“我容易吗我!”

????张家老祖震惊了,没想过对战就对战,还能搞出这种动静来。他回忆了一番自己对战铠甲冰人怪的场景,一拳、一脚、一掌……怎么突然有些不忍直视的感觉?

????。